衍墨軒小說網

第六十八章 人傻錢多?

小說:俠女有些刁蠻 作者:幽悠殿下 更新時間:2020-04-28 22:25
  程玉兒三人沿著喧鬧聲一路走過去,然后努力的擠進賭桌,終于來到了離桌子最近的地方。
  方才沖她微笑的荷官見狀,也在另一邊擠了進來,然后給了個眼色對面搖骰子的綠衣荷官,綠衣荷官收到暗示,下意識的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程玉兒。
  過了片刻,隨后大聲喊道:
  “下一輪即將開始!有誰要來跟我對峙的?”
  “我來!”
  一個身穿青衣長衫的青年男子拍桌叫起。
  說完后拿起荷官對面的骰子盒,注視著荷官說道:
  “開始吧!”
  說完后雙方
  說完后眾人紛紛拿出銀票,準備放到自己要押注的地方。
  青衣男子與荷官同時舉起骰子盒,在空中快速的來回搖動,骰子在盒子里互相碰撞的聲音,格外的清脆響亮。
  此時程玉兒跟眾人一樣,扯長耳朵集中注意力盯著兩人手中的盒子,就等著他們落下揭開謎底。
  當骰子盒落在桌上的那一刻,眾人瞬間歡騰了起來。
  大家都在為自己押的哪一方打氣吶喊!荷官掃了一眼眾人,手上快速的動了一下,把盒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這一小小的動作剛好被程玉兒看到。
  她嘴角微微上揚,邪笑著注視著荷官手里的盒子,一把抽出二百兩銀票,甩到了綠衣荷官的那一方。
  眾人緊盒子盯著自己下注一方手里的盒子,生怕一不留神就錯過了開蓋的時刻。
  當兩人同時揭開蓋子時,綠衣荷官勝出。
  眾人的呼聲“切!”“好!”同時響起,很明顯,輸的人占了絕大多數。
  青衣男子好幾輪下來,就把家當賠個精光!于是灰溜溜的退到一旁去。
  程玉兒心里嘆息道:
  “這賭博真是害人不淺!對于富貴人家來說,閑時來玩一兩次也無關痛癢。對于一般人家來說,簡直就是會讓人家破人亡!”
  由于自小體寒,無奈只好加倍努力的練習內功心法,故而程玉兒的聽力極佳,其次是他發現了這荷官在作弊!結局一目了然,還有這里有三分一的人絕對是賭場里的托!
  才一會兒就掙了上萬兩的銀子,這時引起了管事的注意,給了搖骰子的綠衣荷官一個眼神,走過來笑臉說道:
  “這位小公子好面生,看公子紅光滿面,今天定是贏了不少銀子了吧!”
  程玉兒快速的打量了他一番,只見這人尖嘴猴腮,一副尖酸刻薄的面相,觀察了片刻后,客氣的拱手回禮道:
  “不知這位是……?”
  “江某是這萬勝樓三樓的管事?!?br/>  “不愧是這萬勝樓的管事,好眼力!”
  “不知江某有沒有榮幸跟公子玩幾局?”
  程玉兒眉梢豎起,挑眼看著他道:
  “哦?江管事要跟我單挑?要是我不想玩呢?”
  江管事就像是早有預料到程玉兒會這么說一樣,淡定的笑道:
  “咱們萬勝樓的規矩,旁觀下注者若是連賺十局,那就必須得出來換種方式對峙?!?br/>  “那我執意要走呢?”
  “公子莫急,請耐心聽江某說完。要走也行,把在賭場贏到的錢均留下來充公,另外附加二百兩銀子作為賭場的場地費!”
  程玉兒疑惑問道:
  “充公???充誰的公???而且為什么還要扣錢!”
  江管事淺笑道:
  “當然是充咱們萬勝樓的公!至于附加的二百兩嘛,咱們提供了娛樂消遣的場地,也是要成本的,就當是來玩的場地費?!?br/>  程玉兒心里咒罵道,呸!什么破規矩!這萬勝樓果然夠黑的!
  程玉兒調整后狀態后,道
  “可以,既然你們有這樣的規矩,我說什么也是徒勞的,說吧!玩些什么?”
  “投壺比賽!”
  程玉兒心想,不就一個是把羽箭投到瓶子里嗎!小時候練習過弓箭,對付這種小小的瓶子有什么難的!
  于是她爽快的答應道:
  “投壺就投壺!不過我也有個小小的要求!”
  江管事是京都城內出了名的老狐貍,簡直狡猾的比泥鰍還要滑,未知的請求,他從來都是不會輕易下結論答應或否定,他淺笑著說道:
  “你且說來聽聽?!?br/>  程玉兒甩開手中的折扇,微笑著說:
  “前些兒我看中了西街云家村云秀才家中祖宅的位置,甚是喜歡,想買下拆了改造成別院,今天去找云秀才時,說是抵押給了萬勝賭坊。江管事既然要來跟我投壺對峙,那就請江管事把云秀才家的那塊地拿來作賭注吧!作為誠意,我愿意拿出一萬兩銀子!”
  一旁的云朵聽見后,眼睛瞪得大大的,連忙附在程玉兒的耳邊,小聲的勸阻她說道:
  “公子!不可!云朵不值得您這樣去做!”
  程玉兒用手拍拍她的手背,小聲的安慰她道:
  “無妨!反正這一萬兩本來也不是我帶來的!就算是輸了,也不過回到最初的樣子罷了!”
  眾人聽后嘩然而起,都在議論這位財大氣粗的小公子,果然是人傻錢多!那樣的破房子!那樣的地段!也值一萬兩銀子?。。??真是個敗家子!
  居然被一群敗家子說是敗家子!喵里個喵!一會兒老娘一出手,絕對亮瞎你們的狗眼!
  江管事狂喜,但是很快又恢復了原來毫無波瀾的表情,緩緩的說道:
  “好吧,我請風水大師看過了,那可是塊寶地!雖然房子破了點,但是地值錢,也配得上公子的那一萬兩銀子!”
  “廢話少說!開始吧!”
  江管事舉起雙手,用力拍了三下,三個小廝模樣打扮的少年分別拿了三個瓶子出來,一個比一個瓶口要小,從大到小,間隔兩尺,依次的往后排列開來。
  隨后程玉兒和江管事每人發了三支羽箭。
  程玉兒不由得心中一震,這臭老頭,果然不簡單,把最小的瓶子放到最后!
  當然是投到最后那個最瓶子,并且羽箭最多的那個人贏。
  江管事建議道:
  “咱們來扔銅錢來決定誰先投吧!”
  程玉兒爽快的說道:
  “不用了!您年紀大!您優先!”
  江管事嘴角突然露出了壞笑的表情,只是一瞬間又恢復了原樣。
  ……………
  就在這時,萬勝樓的樓下,招客小哥正熱情的招待著兩個從皇宮里偷偷溜出來的家伙!
  沒錯!這兩人正是在皇宮里參加家宴的趙云澤和趙瑜。
  招客小哥熱情的走過去,彎腰哈背的招呼二人道:
  “瑜王殿下,世子爺!好久不見兩位爺過來玩耍了!小的聽說殿下就要成婚了!難怪看著殿下如今神采奕奕的,風采更勝往日了!小的在這里先恭喜殿下了!祝殿下與準王妃白頭偕老!”
  趙瑜丟了一小袋碎銀給招客小哥,說道:
  “賞你的!”
  “謝殿下!”
  趙瑜繼續面無表情的往樓上走,趙云澤在一旁笑著說道:
  “你這小嘴倒是越來越會拍馬屁了!”
  “嘿嘿!讓兩爺見笑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fg美人捕鱼辅助工具 山东11选5遗漏 杭州股票融资 每天股票涨跌的原理 河南481视频 七星彩下期最准预测 天茂集团股票 重庆幸运农场规则介绍 11选五浙江走势 青海快三号码预测 秒速赛车一期5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