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六十四章 噬心蠱

小說:俠女有些刁蠻 作者:幽悠殿下 更新時間:2020-04-28 22:25
  大理寺的殮房中,玄衣男子平靜的躺在桌子上,他的身下墊著一塊白布,煞白的臉色,面容猙獰,早已沒有了氣息。
  殮房內安靜得幾乎能聽見幾個大活人彼此的呼吸聲。
  陳道義正在認真的記錄著玄衣男子身上的癥狀,只見他眉頭緊皺,嘆了口氣,緩緩的把白布蓋上,走出了殮房。
  程玉兒和趙云澤、遠山幾人緊跟其后,到了議事廳,待他坐下后,程玉兒探頭過去問道:
  “師父,能看出他中的是什么毒嗎?”
  陳道義拿起旁邊的茶杯,嘴唇輕輕的碰到茶杯,喝了一小口,然后緩緩的放下說道:
  “此人并非中毒而亡,但死前必定是比中劇毒還痛苦百倍!”
  趙云澤眉頭緊皺,抱拳謙虛的問道:
  “晚輩還是有些不明白,請先生指點一二?!?br/>  陳道義伸出右手,微笑道:
  “世子還有哪些疑惑?不妨說來聽聽?!?br/>  “晚輩疑惑的是,若是里面這人是自殺的,為何他的死狀如此奇特?更何況在他身上除了昨晚被我打傷的地方,再也找不到任何受傷的痕跡?!?br/>  陳道義收起笑容分析道:
  “此人雙手緊握,唇色發紫并且有齒痕,雙目充血,鼻孔擴張,耳垂發黑,心臟處表皮發紫,很明顯是血管快速爆裂造成的,也難怪你們會誤以為他是中了劇毒,其實這是噬心蠱毒發的現象!”
  程玉兒疑惑并且氣憤道:
  “又是蠱毒在作怪!噬心蠱是……?”
  “噬心蠱是一種用下蠱人的血培養出來的西域血蠱,血蠱一生中只會分裂出一個幼蠱。只要幼蠱進到人的體內,這個人就會中噬心蠱,受下蠱人的控制!若母蠱不死,其實對他的一生都毫無影響?!?br/>  程玉兒疑惑道:
  “那別人也不會傻到心甘情愿的讓人給他種下這噬心蠱吧!”
  “幼蠱只要碰到傷口,只需要一點點血液,就會隨著血液迅速的進入人的體內,藏身于心臟最深處。很多時候,被下蠱者都是在毫無知覺的情況下,就被人種下了幼蠱的!想必里面躺著的這人也是如此吧!”
  “難怪!昨晚這人被抓沒多久就死了!恐怕是他被抓的消息已經暴露了!”
  遠山在旁邊聽著心中一驚,連忙叫道:
  “那閆慶山豈不是危險了,他嘴里可是屁都沒吐出一個來的!”
  趙云澤撇了一眼他,笑著說道
  “放心,你暫時還不用去龍華寺當和尚!閆慶山沒有被下蠱,現在還死不了!”
  “???為何呀?世子是怎么知道這家伙沒有被下蠱的?”
  程玉兒上前用手怕怕遠山的肩膀,搖搖頭說道:
  “唉!我說遠山呀!你的腦袋咋就不靈光點呢!很明顯閆慶山是和這玄衣男子是一伙的,玄衣男子都死了,若是他也中噬心蠱,他還能活著嗎?下蠱的人必定是萬萬沒想到,我們會注意到胭脂有問題的!估計這會兒正在苦惱著怎么潛伏進來弄死閆慶山了!”
  遠山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道:
  “哦!原來都這樣!”
  程玉兒后退兩步,側著頭盯著遠山好奇問道:
  “話說剛剛我聽到你們世子爺說什么來著?說你要去龍華寺出家?受到什么打擊了?難道這紅塵不香嗎?不值得留戀嗎?”
  遠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連忙道:
  “小的哪有這樣的福分去龍華寺當和尚,定是程大小姐聽錯了!聽錯了!小的還要到后頭去盯著閆慶山,小的先告退了!”
  …………
  大皇子趙穆的議事別院中,哨兵護衛層層守備,深嚴猶如一座牢房,窗外的院落間安靜得連鳥兒都不敢停留在樹枝上。
  院墻的另一邊的大殿外,護衛一動不動的戰立在兩邊,大氣不敢出,目光空洞的注視著前方!
  這時大殿內大皇子正怒火罵道:
  “一群飯桶!本王辛苦打造的搖錢樹,竟然一夜之間就被全刨了!被人刨了也就算了!居然還留有活口在大理寺!”
  這時一武將打扮的男子出列,這人正是大皇子趙穆小妾莊氏的哥哥莊橋宇,他抱拳行禮道:
  “殿下!卑職請愿夜潛大理寺,我去閆慶山給解決了!”
  趙穆看著他,怒道:
  “你以為你是誰?就憑你這三腳貓功夫就想潛入大理寺天牢去?也不想想如今接手大理寺的是誰!我那堂弟可是出了名的奸詐狡猾!別到時候被逮了,還害了本王!”
  這時臺下一片寂靜,眾人均低著頭,大氣不敢出的看著自己的腳下,生怕被大皇子看見了,被揪出來臭罵一頓。
  這時,左丞相何書遠的門生李天昊見眾人都低著頭,于是出列,輯手行禮道:
  “請太子殿下放心!閆慶山的嘴巴絕對不會吐出半個字來!”
  大皇子站在大殿正上方,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抬手示意他說下去。
  李天昊半拱著腰,微微抬著頭看著大皇子,露出邪壞的笑容道:
  “在下在派出閆慶山接手胭脂蠱之前,就已經把他的家人請到了一個秘密的地方安置了起來!”
  這時大皇子開懷大笑道:
  “哈哈哈哈!果然是老師帶出來的門生!手段高明!夠狠!是配得上跟著本王做大事的人!”
  “殿下謬贊!”
  “好了!其余人都散了吧!李天昊留下!”
  …………
  幾日后,在遠離京城的西疇邊界的鋮王府內,有著一群來自京城的人,焦慮的坐在下方,等著大殿上方的人發話。
  這時鋮王正坐在前方反復的看著前方收到的密報??赐旰蟊梢牡目粗路降氖拐叩溃?br/>  “這么說,你們主子這是要食言了?”
  臺下最前方的使者站起來出列,拱手行禮恭敬地說道:
  “我家殿下說了,讓王爺給他寬限幾個月,您也是知道的,這最大的門路被朝廷端了,這會兒我們殿下還忙著脫身!哪里有心思弄出這么多錢銀來給王爺!”
  鋮王俯視著下方的使者道:
  “當初我這大侄兒沒做這販賣人口的勾當的時候,不也是有銀兩送到我府上來的嗎?怎么這會兒只是被掐了這么一條生錢的門路,就跑來跟我哭窮了?”
  使者不卑不亢的淺笑著說道:
  “王爺,我家殿下說了,您跟我們殿下,可都是在一條船上的人了!這個時候下船,可是要被淹死的!王爺別忘了,我們殿下之所以能快速的將人運出西疇,又能順利的賣給西域的勾欄,靠的是誰?”
  此時鋮王內心已經把大皇子狂罵了幾千萬遍!可是表面平靜得沒有絲毫波瀾,淺笑著說道:
  “你這是威脅我?”
  “小的不敢!”
  這時,偌大的大殿內,鴉雀無聲,雙方對峙下,鋮王收回笑容說道:
  “回去告訴我那大侄兒,我會在每個月上遞的諫本中向皇上進諫,為了鞏固國之根本,會讓皇上盡快立皇長子為儲君!”
  “謝王爺!”
  “還有!銀錢的事,我可以寬限他兩個月!但是記住,寬限并不代表不用給了!”
  “請王爺放心?。?!我們殿下絕不食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fg美人捕鱼辅助工具 彩票app 彩票应用 内蒙快三20191025一期 云南快乐10分遗漏 河北体彩11选规则五 股票涨跌停 七星彩开奖彩安卓版 期货股票配资股票融资融资融券模拟炒股软件温州股票配资股票实盘模拟实盘智深金岸投资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300期 湖北体彩11选5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