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五百三十四章 窺探

小說:權宋天下 作者:老大河 更新時間:2020-04-29 19:23
  “不,恰恰相反!我覺得,如果沒有特別的意外,貴由此次一定會成為蒙古國的汗王。我們能做的,就是讓他盡可能的早點登上汗位?!?br/>  “那你在擔心什么?”姚樞不解地問道。
  趙權抬眼望天,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道:“這天下,終究還是他們的?!?br/>  隨后,乒乒乓乓聲接連響起。有人縱上墻頭追來,有人則打開院門,開始包抄。
  “攔住他們!”
  “有賊人!”
  “誰?”
  兩人分頭撒腿便跑。此時,院內才響起呼喝聲:
  還好,砸到了皮糙厚的陳耀上。來不及聽陳耀的抱怨,趙權悶喊一聲:“撤!”
  耳邊傳來“?!钡囊宦?,丁武手中短劍擋去一根飛來箭矢,一腳卻已經把趙權掃下墻頭。
  “嗖、嗖”兩聲剎那響起。
  雖然處黑暗之中,那一瞬間,趙權依然覺得自己如同一只送上口去的羔羊,完全無處遁形,不由的悚然一驚。
  圓臉濃眉,鼻子堅,一雙掃視過來的眼睛,突然迸出一絲寒光,如隨時準備出擊的獵豹。
  此人前額無發,腦后打著三根辮子。腿腳與梁申一樣,似乎有些不利索。
  趙權努力地側了側子,希望可以看下這人的臉。那個人影似乎很配合趙權的想法,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后,緩緩地轉過子,邁開腳在院中踱起步來。
  院子并不大,只有數間廂房。隱約之間,有一個人影正佇立于房前。
  墻頭寬不過尺,趙權變換了好幾個姿勢,才把自己子穩穩地伏在墻頭之上。這才探出頭,窺視墻內的小院。
  隨后,趙權順著丁武垂下的繩索,攀爬而上。
  勢若貍貓。
  趙權與陳耀潛行而至,兩人一個半蹲著子,一個雙手并攏向上。丁武左腳在一人腿上一點,右腳踩著另一人的手掌,人便縱上了墻頭。
  半晌之后,丁武終于停下了腳步,站在一處墻根邊上,對著趙權招了招手。
  趙權與陳耀靠在墻跟邊,閉目養神。丁武則將耳朵貼在墻上,一邊緩緩而行一邊細細地探聽院內的動靜。
  丁武在一片高墻邊上停下,對著趙權疑問的眼神,很堅定地點了點頭。
  迅速地穿過依然燈火通明的大街,三人隨即隱入黑暗的小巷中。前方便是和林城的王府區,大大小小有十幾座王府,全聚集于此。時不時有夜巡的兵卒路過,三個人走的愈發小心。
  丁武率先輕松攀上墻頭,隨即把陳耀與趙權拽上去。三人貓著腰,潛入城下,往南城而去。
  在城下趴了一刻鐘之后,丁武站起,解下一根鉤索望上一拋。輕輕的一聲脆響,鉤爪已經扣在了城墻之上。
  三人摸到了和林城的東南角,這里應該是整個和林城防守最為薄弱的區域。
  陳耀拍了拍小馬哥的股,小馬哥便顛顛地趕著兩匹馬自行離去。
  來到距和林二里處,三人下馬,再次收拾各自行裝。
  三人重新上馬,繞了一個大圈,朝位于掃鄰城之南的和林城兜去。
  趙權聞言一喜,倒沒想到列維會自己跑到和林來,不過此時不是細談的時候。
  “列維已經到和林了?!倍∥涞吐曊f道。
  三騎往北直走了五六里地,這才下馬換上一勁裝黑服,又蒙好臉。
  接過丁武遞來的結繩,趙權翻上馬,朝姚樞揮揮手,便與丁武、陳耀縱馬出城而去。
  趙權轉對著姚樞叉手而禮,恭說道:“希望小子,終不負先生期望!”
  小馬哥邊上,丁武與陳耀正無聊地看著他。
  趙權轉頭一看,兩個人漫步而行,竟然不知不覺地就走到了掃鄰城的北門處。
  趙權聞言心頭一震,隨即臉現苦笑。正想跟姚樞解釋點什么,卻聽到小馬哥傳來很不耐煩的噴嚏聲。
  “我,為什么不直接輔佐一個漢人呢?那樣,哪里還有什么儒學推廣的障礙?”
  “哦,愿聞其詳?!?br/>  “我知道耶律大人以推廣儒學為畢生最大信念,但當時無法猜透他的意思,因此并未立即作答。如今我卻已經有了答案?!?br/>  趙權皺著眉頭,耶律楚材這說的是誰?
  “他問我,如果可以選擇,我是愿意勸說一位汗王去推廣儒學,還是愿意輔佐一個愿意推廣儒學的人成為汗王?!?br/>  “什么問題?”
  姚樞眼中精光微微一閃,隨后含著笑意說道:“剛到和林時,耶律大人在宴請在下時,曾經問了一個讓我有些不解的問題?!?br/>  而且,順利的話,南京府,將會是大伯伯的海東國!”
  趙權呵呵一笑,說道:“你愿意回南京府,我求之不得。但相對于南京府,和林才是你施展才華之地。
  姚樞驚疑不定地看著趙權,問道:“權總管,不希望我回南京府嗎?”
  又是忽必烈?
  “可能會有些強人所難——如果有一天,你不再愿意在貴由手下為官,無論是誰哪怕你去投奔蒙哥,我都沒有意見。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去輔佐忽必烈!”
  姚樞一驚,急急說道:“在下,當不起權總管一個‘求’字!”
  “姚先生,我想求你一件事?!?br/>  看著趙權猶豫不決的眼神,姚樞兩手一拱,說道:“權總管,旦有任何顧慮,不如與在下分說,力所能及之事,在下絕不推辭!”
  趙權唯一的希望,就是貴由可以給南京府爭取到盡量多的發展時間。相對于已經是一個龐然大物的蒙古國,南京府,實在是太弱了。
  而憑著貴由的才能,想壓制住蒙哥,無論是歷史還是現實,都完全不可能。
  趙權在心里默默想著,即使現在傾南京府所有的力量,來幫助忽察,也沒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可以讓他直接成為汗王。
  姚樞兩眼一瞇,輕聲說道:“你是說,蒙哥?”
  躍下墻頭的丁武,并不管已經逃去的趙權與陳耀,三縱兩蹦,便自行消失于小巷之后。
  往北潛行的趙權,一直繞進了牛馬市中,才躲過后的搜捕。還好,出動的這些人雖然個個精壯,但顯然只是王府衛隊,也不敢過于擾城中居民。對城中大部分的區域都沒法全力搜索。
  此時出城肯定不行了,趙權折而往南,來到大街的十字路口,閃至石忽酒樓的側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fg美人捕鱼辅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