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0645章 密謀

小說:冉魏霸業 作者:迷惘的小羊羔 更新時間:2020-04-29 19:23
  桓溫敗于臨淮,隨即率領殘部退守大韓山,建造營寨,深埋鹿角,同時收攏潰兵,鼓勵士氣。
  經過一番清點,桓溫悲催地發現,自己的部眾現在已經不足六千人,自己從瑯琊帶來的五千名精銳的瑯琊兵,也僅剩下不到三千人了!
  而趙軍則是跟嗅著血腥味兒的鯊魚一般,迅速圍了過去,包圍了大韓山。
  然而,趙軍卻遲遲沒有對大韓山發動進攻。
  石閔觀察了一遍,發現大韓山的地勢頗為險峻,易守難攻,再加上晉軍又作出了垂死掙扎之狀,未免損失慘重,最終石閔還是沒有下令攻打大韓山。
  繞是如此,山上的晉軍將士并不好受。因為趙軍包圍了大韓山的同時,還切斷了大韓山的水源,就連山上的溪水河流都被投放了毒藥,根本喝不了!
  缺水還不算,晉軍還極度缺糧!
  逃跑之中,許多晉軍將士都將身上包袱一般的干糧丟掉了,只為了能跑的更快一些??上攵?,缺少了糧秣,又孤立無援的晉軍絕對在大韓山撐不過三日!
  ……
  趙國,鄴城建章宮。
  夜幕降臨,月明星稀。
  在一間較為偏僻的宮室中,石遵秘密召集了義陽王石鑒、樂平王石苞、汝陰王石琨、淮南王石昭等人入宮,當著太后鄭櫻桃的面進行商議。
  他們在商議什么呢?
  石遵沉聲道:“各位,如今石閔的不臣之心已經畢露,可謂是路人皆知!石閔桀驁不馴,自恃功高,權傾朝野,一手遮天,若是長此以往,只怕我趙國宗室將不復存在!”
  有了石遵這句話,對石閔一向不滿的樂平王石苞頓時說道:“陛下所言極是。石閔今時今日之所為,無異于當年之王莽、曹孟德,先帝在位時,對石閔不薄,屢屢升遷,恩寵無比,現在石閔的翅膀硬了,已經到了封無可封的地步,陛下已經將除了咱們鄴城之外的所有大趙國的疆土都封給了石閔!”
  “石閔的謀逆之心已經昭然若揭了。陛下,此獠乃國賊也,不殺,不足以慰先帝,不殺,不足以平民憤,不殺,不足以敬上天!”
  石遵頷首道:“正是。朕也有心殺賊,只是無力回天??!”
  “陛下何出此言?”一旁的石琨叉手道,“朝野上下,對石閔不滿者甚眾!石閔如今整肅吏治,濫用酷刑,施行峻法,弄得各地的官吏百姓是不得安生,天怒人怨!其懲處官吏,排除異己之舉,其拆毀廟宇,破壞黎庶信仰的行為早已讓人憤怒!”
  “陛下啊,現在只要你振臂一呼,各地諸侯、官吏、民眾必將從者云集,誅殺逆賊!”
  聞言,石遵亦是道:“朕若不先下手為強,只怕遲早為石閔所殺,我大趙石氏,我羯族亦將不復存在!你們都是朕最信任的人,咱們的身體里都流淌著一樣的血脈,所以朕可以對你們推心置腹!今日找你們來,不為別的,就是朕想跟你們商議一下,如何誅殺石閔,如何讓朕得以執掌大權!“
  “陛下?!?br/>  這時,在一側的太后鄭櫻桃有些聽不下去了:“石閔畢竟對我大趙有功,對陛下你也有擁立之功,當初若無石閔,陛下焉能誅殺張豹、張豺這些亂臣賊子,奪得皇位?”
  聽到這話,石遵還沒說什么,旁邊的石苞便怒道:“太后說的這是什么話?他石閔是于社稷有功,于陛下有功,但是陛下可曾虧待過他?現如今石閔已經有了滔天的權勢,朝中軍中宮中,都是他石閔的人,他還大肆排除異己,殘害忠良,其行為不亞于漢末時候的董卓!”
  “如此奸佞,已經到了不鏟除不足以振國威,不足以平民憤,不足以告慰上天和先帝的地步了!石閔不死,遲早死的就是咱們了!”
  對此,在場的石遵、石琨等人都深以為然。
  “陛下,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做?”石苞又詢問了石遵一句話。
  石遵卻是沒有打定主意,不過心里已經有了計較:“上一回在皇后的千歲宴上,朕派了莫輕舞刺殺石閔,不料事敗,害死了朕的一干親信,孟準、王鸞等人皆被扣上了謀反的罪名處死,就連石璞、申鐘、申扁這些忠于我趙國的羯族大臣都慘遭牢獄之災,被按上了莫須有的罪名殺死了?!?br/>  “所以此番事變,不成功便成仁!眼下軍中宮中都是石閔的人,朕被限制了人身自由,身邊又無可用之人,所以朕想跟你們商議一下,有什么辦法能夠扳倒石閔?”
  “大郎,你一向足智多謀,不知道你是否有良策可以撥亂反正,誅殺逆賊石閔?”石遵又將目光放到了石鑒的身上。
  不得不承認,石鑒在膽略上弱于石遵,可是智謀一點都不差??梢赃@么說,在智謀上,石鑒是石虎諸子中最為出色的!
  石鑒遲疑了一下,接著說道:“陛下果真想要鏟除逆賊石閔的勢力,眼下正是時候!石閔現在遠在淮南指揮軍隊作戰,一時之間一定是無法脫身的,朝野上下雖然都是石閔的人,但是石閔的根基未必牢固?!?br/>  “如今石閔力行改革,整肅吏治,禁止邪祠,早已經離散了許多吏民的心。陛下完全可以利用這一點,大做文章?!?br/>  看到石鑒果真有辦法,石遵不禁眼前一亮:“大郎,你還是有話直說吧?!?br/>  石鑒沉聲道:“其實做法很簡單。趁著石閔遠在淮南,陛下可以寫下密詔,發給關隴的蒲洪、姚弋仲和張駿,許以城池土地,請他們出兵勤王,誅殺逆賊石閔的勢力!另外,襄國的新興王石祇有精兵數萬人,割據一方,陛下也可以給他一份勤王的密詔,請各方諸侯勢力勤王!”
  “勤王?”
  石遵對此頗為遲疑:“朕欲鏟除石閔,但是唯恐天下大亂。昔日何進為了誅殺十常侍,召集天下諸侯入洛陽,這才招致漢室的衰亡,朕不想重蹈覆轍??!”
  “陛下!”在一側的石琨魄力十足,叉手道,“當斷不斷,必受其亂!咱們已經到了萬不得已的地步了!眼下國內的諸侯勢力,石閔已經一家獨大,但是能與之抗衡的,就是張駿、姚弋仲、蒲洪和石祇的勢力了!只有讓他們鷸蚌相爭,你才能漁翁得利??!”
  石遵還是有些擔心。
  東漢末年何進誅殺十常侍,繼而導致董卓進京,使得四百年的大漢朝徹底衰亡的做法,著實讓人膽寒!
  但是坐以待斃,這又不是石遵想要看見的。
  石遵還能怎樣?石遵也很絕望??!
  “可是……”石遵蹙眉道,“蒲洪、張駿和姚弋仲他們已經建立了自己的國家,成了諸侯王,是我大趙國的藩王,但是他們真的會遵從朕的詔令,起兵勤王嗎?”
  石琨嘆了口氣道:“陛下啊,你這是當局者迷??!蒲洪、張駿皆有不臣之心,姚弋仲倒是模棱兩可,可是這些人一定會遵從陛下你的勤王詔令的,何以也?因為他們心里對石閔同樣不滿,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想要扳倒石閔!現在陛下你給了他們這么一個正大光明聯合起來討伐石閔這個亂臣賊子的理由,又許以城池土地,他們焉能不順桿往上爬?他們都是野心勃勃的梟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fg美人捕鱼辅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