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一千一百六十九章超出極限的功法(二合一大章)

小說:我有一顆時空珠 作者:欲望如雨 更新時間:2020-04-30 19:21
  “如果我沒有看錯,你的魂魄似乎與你法寶之中的幾株樹連在了一起!”混沌城主一臉的疑問,各種各樣的修煉功法見的多了,但這種將自己的魂魄與植物連在一起的,他還是第一次見,顯然不明白張寶玉為什么會這么做。
  元神寄托之法,解釋起來肯定是沒辦法說清楚,張寶玉也是輕輕一笑,極為恭敬的道:“弟子修煉的是五行法則,又發現了五株五行靈根,就將自己的魂魄與這五株靈根連在了一起,只要這五株靈根一直在生長,弟子的五行法則就會一直成長下去!”
  說到這,張寶玉看向混沌城主道:“因為樹木天生就可以吸收所有對自己成長有利的營養,若是師父能夠幫自己找到一批修煉五行法則的宇宙尊者的尸體,弟子完全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突破到宇宙尊者的境界!”
  “歪門邪道!”聽到張寶玉這么做,居然是為了在修煉之中取巧,混沌城主面色一變,眼神之中閃過寒光,輕輕搖頭道:“這樣的取巧之法,最多在前期有用,所以能夠讓你在這么短時間內修煉到不朽境界,甚至魂魄和法則都已經達到了宇宙尊者的境界,僅僅只是身體的修煉沒有跟上!”
  “但是修煉境界越高人數越少,突破到不朽境界,你能夠找到無數修煉五行法則的界主,突破到宇宙尊者境界,你也能夠找到許多修煉五行法則的不朽,可想到突破到宇宙之主,你又上哪里去找足夠數量修煉五行法則的宇宙尊者,而且修煉者一直在成長,植物都有生長的極限,又怎么可能跟上修煉者的提升,到了后期,這五株靈根必然會是你成長之中最大的拖累!”
  說到這,混沌城主看向張寶玉,既然收了張寶玉為弟子,他自然就會認真教導,也是厲聲道:“若是不靠自己修煉,僅僅只是依靠這種取巧的方法,你這一生最多就是能夠突破到宇宙尊者,絕無望在進一步!”
  元神修煉必須要有一個法則寄托,就如同這個世界之中將所有的一切完全寄托在神國之中一樣,但這一點,張寶玉自然無法給混沌城主明說。
  也是輕輕一笑道:“師父所說的,我自然明白,但僅僅是前期的優勢,就已經讓我占了極大的便宜,而且弟子有數百名奴仆,大多都是修煉五行法則,每個人的法則領悟各不相同,加上弟子自己的修煉和五行靈根成長過程之中自然產生的法則,將來修煉到宇宙之主還是沒有太大的問題的!”
  “你的奴仆修煉的法則可以被這幾株樹吸收?”從沒有見過這樣修煉法則的,畢竟在混沌城主看來,法則前進的每一步,都必然是自己的領悟,借著幾株樹,就能將其它人領悟的法則為自己所用,這樣的事怎么聽都感覺不靠譜,臉上帶著疑問道。
  “自然可以!”張寶玉極為肯定的道:“不但這五行靈根之中的法則可以傳給弟子,弟子修煉的法則也可以傳給五行靈根,這五株靈根還可以提升等級,弟子當年得到的時候可是遠遠不如現在,若是有足夠的五行靈物,讓這五株靈根進化成最頂級的靈根,將來就算是宇宙的最頂峰,弟子也不是不能想一下!”
  轉頭看向張寶玉,混沌城主眼神之中閃過凌厲的光芒,植物的生長極為緩慢,而且受生命等級的限制比血肉生命更為嚴重,所以他開始并不看好張寶玉這種取巧的辦法。
  但若是這幾株植物不但能夠吸收尸體之中的法則,還能夠吸收活著的修煉者所領悟的法則,甚至在五行靈物的幫助下,還能夠提升自己的生命等級,這樣的情況下,只要有足夠的五行靈物,讓這幾株植物進階到最頂級,張寶玉就算是不修煉,都能夠達到宇宙的最頂點。
  畢竟法則融合的威力混沌城主比張寶玉更清楚,修煉五行法則的修士,同等級之中,就算是以一敵五他都不會奇怪。
  雖然感覺這樣的方法絕沒有自己這個新收的弟子說的這么容易,但這種方法絕對值得一試,若是能夠在人族之中大力推廣,就算是能夠多一批宇宙尊者,對人族的實力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增強。
  看了看自己這個弟子明顯年輕的過分的生命氣息,混沌城主直接看向張寶玉道:“你這種與魂魄與植物相融合的辦法,能不能教給其它人!”
  “不能,這門功法極為奇怪,我學會之后就消失不見了,就算是我告訴別人,對方也聽不到我在說什么!”元神寄托有法則的植物,最少也要有金仙的境界,而且自己的元神還要將植物之中的靈性壓制下去,如果不是有太上老君幫助,張寶玉自己想要壓制下五行靈根之中的靈性,天知道要花多長時間,這樣的辦法自然無法讓其它人學習。
  這個世界之中有宇宙的意識對超出世界等級的限制極大,而且天地靈氣極為狂暴,最適合修煉的,就是修煉身體,在這種世界里推行元神修煉功法,在張寶玉看來,完全就是浪費時間。
  要不然張寶玉還真不在意將元神修煉之法在這個世界之中推廣開來!
  “什么,能夠確定你學過之后別人無法聽到?”混沌城主臉色一變急聲問道。
  已經是宇宙之主境界,混沌城主自然知道,能夠被張寶玉在沒有成就不朽之前學會,又被世界限制的功法,絕對是等級超出這個世界極限的功法,這樣的功法就連他也是沒有見過,僅僅聽自己的師父原祖說過有這種功法的存在。
  但僅僅只是超出世界的極限這一點,就可以說明這種功法的潛力了,如果自己這個弟子說的是真的,僅僅是這一門功法,就可以將自己的這個弟子推到宇宙的最頂峰,甚至超脫出整個宇宙都不是不可能。
  輕輕一笑,張寶玉手指輕輕一點,就將《九劫秘典》的第一重送進了混沌城主的腦海之中。
  若是別的東西,張寶玉現在就算是想要造假都沒有辦法,但超出這個世界極限,一個世界之中只能有一人修煉的功法,他如今卻是剛好知道一門。
  腦海之中被張寶玉送進來一門修煉功法,這一點混沌城主極為肯定,也絕不會感應錯誤,但無論是用任何方法,卻無法在腦中找到這門功法。
  甚至如果不是腦海之中明顯能夠感覺到有多出的記憶,混沌城主都會以為張寶玉根本沒有傳給自己。
  看向張寶玉,混沌城主的眼神之中一片古怪,現在他完全可以肯定,人族之中將來的希望就在這個弟子的身上了,想到太陽系之外的陣法,甚至想到以前的炎神族,這才慢慢壓制下心中的激動。
  看向張寶玉輕聲道:“我用自己城主的權限,讓你可以一直留在這混沌城之中,你先出去找一個住的地方吧,只要是空閑的房子,都可以住進去,你的級別我已經調為最高級別弟子,一切比照元始密境的天才弟子執行,你先去吧!”
  一出混沌城主府的大門,就將自己一群奴仆放了出來,雖然張寶玉可以肯定沒有人會在這混沌城中對自己動手,但這混沌城本就是人族天才修煉的地方,自己的這些奴仆既然為自己所用,自然也是屬于人族,這樣好的修煉環境,又怎么能夠浪費。
  神識掃過混沌城中精純的天地靈氣,甚至能夠跟張寶玉的乾坤大陣之中的環境相比,顯然這個世界也有輔助修煉的手段。
  眼神之中閃過期待,在這種被轉化過一次的天地靈氣環境之中,如果放出乾坤大陣和太清玉符,在結合太清蒲團,恐怕轉化出的都不會是天地靈氣,而是仙氣。
  眼神從道路兩旁房屋之中掃過,完全沒有在意看到有人在這混沌城中帶了數百個奴仆之后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眼神。
  混沌城主是一個極負責任的人,但卻將自己收為弟子之后,什么都沒有教就打發了出來,顯然是碰到了非常要緊的事情。
  張寶玉甚至能夠想到,如今的混沌城主必然是在虛擬網絡之中聯系他的師父原祖。
  這個世界的人族并沒有至強者,也沒有至強至寶,而現在的自己,明顯就是有著修煉成為至強者的底蘊。
  明面上人族的一切都是由混沌城主做主,但在張寶玉看來,控制著虛擬網絡的原祖,才是人族之中的實際控制者,這樣的事情,自然要先讓原祖知道。
  自己已經將自己的天賦放在了桌面上,他還真不相信,這個世界的人族高層會不動心。
  現在自己所要做的,就是先找到一個安靜的地方住下來,然后前往這個世界之中最讓他動心的一個地方,法則石碑的參悟之地。
  將一個世界之中的法則用一個個印記刻印出來,這絕對是要將法則領悟到一個極高的層次才可以做到,既然修煉五行法則,無論是張寶玉自己,還是大華世界,對于所有的五行法則自然是領悟的越多越好,這樣的地方,張寶玉又怎么會忘記。
  找到一處無人的小樓,張寶玉輕步而入,雖然從外表看起來,小樓并不大,但內部的空間卻如同一座小城一般,足夠張寶玉與他的奴仆住在其中。
  知道這個世界對空間法則的應用極為普遍,張寶玉也沒有在意,留下了自己的印記,甚至沒有看一眼小樓之中的環境,就大步向外走去。
  帶著自己所有的奴仆,站在大街上,張寶玉也是一臉期待的左右看著。
  他僅僅是知道這城中有著五十二面法則碑,但具體是在什么地方,卻沒有記住,自然是要找個問路了。
  能來到這混沌城中修煉,都是人族之中千挑萬選的天才,而且一般來說,都是有著時間的限制,所以每個人在這城中,都是抓住每一秒修煉的時間,自然沒有人閑逛。
  如果進入虛擬網絡,很容易就能知道這五十二面法則碑在什么地方,被混沌城主帶到這混沌城來,就連混沌城主宇宙之主的境界,都沒有發現張寶玉修煉元神之中修煉法則的異常,僅僅只是依靠一個登錄器,就算是元祖能夠在虛擬網絡之中控制一切,也不可能發現不對。
  張寶玉的元神是人類的元神,身體更是在基因提升到不朽之后,將所有不屬于人族的基因完全煉化,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說,張寶玉都是一個純正的不能在純正的人族,這一點張寶玉自然不會有什么擔心。
  但一直以來,他都是冒充地球古代人,極為排斥一切現代的設備,現在又怎么可能突然拿出虛擬網絡來用,也是只有趕緊出現一個閑人了。
  不遠處一個小樓上光華一閃,一個人影一閃而現,張寶玉頓時大喜,急步上前攔住對方道:“這位大哥等等!”
  小樓中出來的人影雖然頂著一個牛頭,但能來到這混沌城中,也是種族之中獨一無二的天才,而且這混沌城中向來禁武,雖然張寶玉帶著一大群奴仆,但他還真不相信,有人敢在這混沌城中胡來,也是輕輕向張寶玉一禮,卻沒有說話。
  對于張寶玉來說,這個牛頭人不過僅僅是不朽境界,簡直就是最好的問路對象,要不然,真要是碰到一個宇宙尊者,人家就算是不理會自己,他都沒有任何的辦法,當下也是大笑道:“打擾兄弟了,在下來的匆忙,向兄弟你打聽一下法則石碑在什么地方,若是兄弟愿意幫忙,將來在下必有厚報!”
  古怪的看了張寶玉一眼,道:“有事直說就是了,法則石碑就在城主府中,來這城中的應該沒有人會不知道吧!”
  尷尬一笑,向牛頭人又是一禮,這才帶著一眾奴仆轉身而去。
  雖然明白這個牛頭人必然是誤會了自己,但張寶玉心中卻也暗暗將這個牛頭人記了下來,將來如果在外面或者戰場上碰到這個牛頭人,必然要照顧一下。
  想到自己的師父就是這混沌城的城主,自己剛剛從城主府中后門出來,現在卻又要從前門之中進去,張寶玉也是只有搖頭的份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fg美人捕鱼辅助工具